夙曦玄苍《夙曦是只狐狸》为了爱情抛下骄傲是最傻的事

  青禾停下了脚步,冷冷转眸扫向他:“我想要什么?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是有些东西,不属于她的,她不配得到。”

  慕尧双眸充满怒气:“她不配,难道你配?别以为我没有找到那个野男人就无法治罪于你,这水神妃的头衔,迟早有一天我会名正言顺地给到烟儿!”

  “我拭目以待,等着你知道所有真相的那一天。”青禾冷冷说着,走进听雨阁便要关闭房门,未料慕尧一推,大步走了进来。

  “你借母后之手让她命我与你尽早诞下仙儿,现在又玩欲擒故纵的把戏,这狐媚手段还真是高超!”慕尧讥诮道,反手将门锁上,便将青禾步步逼至软塌边。

  青禾脸色微变,连忙抗拒:“我们已经和离,你想生孩子去跟那貉妖生!别碰我!”

  那梦魇般的一夜让她不堪回首,如今的她已伤痕累累,不想再和这个男人有任何交集。

  她什么都不敢再奢想了,只愿自己能扛过这没有命珠护身的百日光阴,然后去找阿奴和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