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金宝:我是“全世界最灵活的胖子”可是其他武行怎么办?

  7月29日上映的电影《七人乐队》,是洪金宝、许鞍华、谭家明、袁和平、说杜琪峯、林岭东、徐克七位来自香港黄金时代的导演联手致敬胶片的深情献礼。几乎每一位风格自成一派的导演,都在各自的精短篇章中奉献了自己关于香港的私人记忆。

  很能打的洪金宝,在一众导演中打头阵,《练功》开篇,五十年代戏班练功的场景将观众带到香港功夫片辉煌与荣光的起点。不同于熟悉的功夫武打片的炫酷伶俐,也不是后来他招牌的灵幻搞笑,这个关于功夫的故事,讲的朴素而扎实,天台上练功的孩子,尚不知有怎样的未来在等待着他们,但日复一日付出艰辛汗水中,也有属于青春和童真的热忱与苦痛。

  翻开香港功夫片的历史,洪金宝是其中一座绕不开的高峰,他从影五十年来担任过演员、导演、动作指导等,对功夫片的发展起到重要作用。

  《练功》是洪金宝线岁时,洪金宝被奶奶送入于占元创办的中国戏剧学院京剧戏班习武练功。由于洪金宝入学最早,理所当然成为大师兄,他有一帮著名的师弟,“元”字辈的师弟师妹们,包括成龙(元楼)、元彪、元华、元奎、元秋、元武等,后来组成了著名的“七小福”。

  不久前刚刚去世的香港导演罗启瑞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拍摄电影《七小福》,洪金宝在其中扮演师父于占元一角,并获得他人生的第一个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抽签抽到1950年代,对应着自己的人生体验,洪金宝决定亲自再现那段属于他功夫人生的起点。“其他导演拍过我们七小福,但是我的童年在那个时代还有回忆,没有机会去拍。现在有这个机会给我自由发挥,我就希望借这次机会把这段往事拍出来。”洪金宝这样谈起此次的创作初衷。

  因为是大师兄,师父不在的时候,他要负责带领并监督所有师弟师妹们练功,但那时他自己也不过是个半大不大的孩子,所以偷懒和使坏也在所难免。当年的各种“花式摸鱼”秘籍,此番都生动地展现在电影的场景里,在泛黄胶片的质感下,曾经练功的天台场景再现,洪金宝带着观众穿越回那段痛并快乐的时光。

  “我小的时候,有一段好快乐的时光,但是也真的好痛苦。师父好严格,那我们就想办法,怎么趁师父不在的时候给模仿出好像假装在练功的样子。当然被发现就很惨。我记得最惨的时候我被罚‘拿顶’一个半小时,最后我就直接从凳子上掉下来,摔得头破血流。当然头破血流这种情况不是太多,但通常‘飞’起来这种情况就很多,打得飞起来嘛。”

  如今年过古稀,再回头看童年的那段经历,洪金宝说,“小的时候练功没想那么多,师父叫练就是练,什么苦都吃过了,对后来人生的影响,就是很能熬,很能吃苦,再遇到什么苦都不怕了。但如果我知道过程是这样,我一定不选择学。因为太苦了。”

  相比起在大电影里做导演或武指的创作,由于功夫总是和强情节的戏剧类型联系在一起,洪金宝也几乎没有什么机会拍一部节奏舒缓的“文艺片”。而《练功》平实的表达满足了洪金宝这一心愿,“的确是拍打戏没有什么机会好好去拍文戏,会有一些遗憾,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能够和那么多小演员一起,去让观众们知道,香港这一代的功夫很厉害的人,成龙啊,我啊,元彪、元华这批人,原来是在这样的一个起点上,经历过来的。”

  影片里是师徒功夫传承的故事,影片外则是父子传承的佳话,洪金宝的儿子洪天明此次在片中出演少年求学时洪金宝的师傅。洪金宝评价儿子,“很高大,扮上以后也很威严啊,我觉得来演这个师父挺好。”不过,毒舌的洪金宝作为导演也直言调侃,“他的霸气不是很够,不如他老爸我。”

  《七人乐队》的形式,是每个导演拍一个“十年”,共同拼凑出属于港味烟火的游戏。洪金宝身在其中,也代表了“东方荷里活”曾经招牌的功夫类型主流位置。

  幼时为了“不想读书”,经过几年的刻苦训练和学习,洪金宝与其他凭借添加武术元素改良的京剧形式,深受观众追捧,一时间也曾火遍香港。之后戏曲艺术日渐式微,梨园武行们也经历过迷茫与阵痛。靠着自身过硬的功夫和吃苦耐劳的敬业态度,洪金宝进军电影圈,不仅自己能演能打,20多岁便开始在武术指导的位置上崭露头角。

  洪金宝的“洪家班”后来成为香港最重要的武术班底之一。不同于另一个著名“成家班”的众星捧月,洪家班更像一个广纳贤才,各展所长的舞台。林正英、午马、曾志伟、钱嘉乐等人后来成为香港电影的重要面孔。林正英凭借《鬼打鬼》开创了香港僵尸片,为元彪量身定制的《杂家小子》《败家仔》,“午马”也是加入洪家班后才真正走红成为后来的“第一大侠”。上世纪八十年代洪金宝作为制片人,洪家班成员许观伟导演的《僵尸先生》掀起了灵幻功夫喜剧电影的热潮, 1986年至1991年,港台拍摄的有关僵尸的灵异电影超过100部,但无一能超越《僵尸先生》的辉煌,灵幻喜剧也成为洪金宝一段时间的“招牌功夫”。

  “我开洪家班,我一直和大家说,你们自己想做什么就做,有什么专长就去发挥,大家各凭本事吃饭。如果你想往别的方向发展,我都支持你,你要拼也好,要偷懒混着也好,都是自己的选择。这个已经不是小时候练功,我也不是于占元那样的师父,只要对作品认真,其他的,我希望大家都有更宽广的路。”

  洪家班出人才,许多人后来成为导演、动作指导,洪金宝谈到带洪家班的成绩,骄傲中也带着些许无奈,“我很早就和他们说,你自己要想好,自己未来的路,你难道一辈子做武行嘛?这不可能的,武行是碗青春饭,你能打一辈子嘛?”

  洪金宝哈哈大笑,“那我能一样吗?我是武打明星诶,我是最佳武指,我是全世界功夫最厉害、最灵活的胖子诶!所以一直有观众要看我打,我有我的招牌。可是一般的武行做不了这么久的,很多人以后就离开电影这个行业了,可能只能去开计程车。”

  此次洪金宝拍《练功》,亲自指导一班武术小演员,面对今天练武的孩子们,他也展现出慈祥的心疼。“他们已经是很难得的了。他们从来没做过拍戏的东西,不知道拍戏是怎样。我叫他们打筋斗啊,翻啊,做很多会受伤的事,他们都没说什么,真的很难得。但是他们跟我小时候很不一样,现在练武的小孩他们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里,没有什么变成功夫明星这种概念的。但是这个和我们小时候练功也有一点像,那个时候我们是戏班,觉得要去唱戏,哪知道后来没戏唱了,人家问要不要来片场,那就去拍戏了。可能他们未来也会有新的出路,我是很希望功夫有传承,但是这是个很难的事情。”

  《七人乐队》自2020年戛纳亮相,到如今上映,看过电影的影迷们多多少少会讨论他们心目中各个导演短片的喜好排序。问他会不会觉得有点“同场竞技”的意思,洪金宝说,“不存在啊,我们这代人,已经同场竞技了一辈子了。年轻的时候,我们每次有电影上映的时候都在‘打’,比票房,比功夫招式,拍的时候也在较劲,有竞争,都想做点不一样的东西。那时候压力很大,所有人都在创新,有那么多戏要开,不拿出新的东西就被比下去,可能别人就不给你钱。现在一把年纪了,犯不着在这么个短片里竞技了。大家就一起拍一些自己想拍的东西,而且人家邀请你是荣誉嘛,就很开心了。”